• <rp id="oy9kn"></rp>
    • 濰坊報業集團主辦
    • 山東重點新聞網站
    文明辦網 文明上網
    長詩惹禍犟牛遭到關押
    來源:濰坊新聞網   2017-09-11 10:25:09
    分享到:
     復制內容    

      壽光市第一中學。

     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無論是上學還是任職,劉沂生目睹了教師不被尊重,地位低下的現狀,他自己也因講課內容受到迫害,一首長詩更是成為將他關押的引信。他的內心是痛苦的,又是充滿憂慮的,“教師地位低下得的確令教師們難以忍受了?!?/p>

      走上教師崗位 語文課受歡迎

      1963年,劉沂生從曲阜師范學院中文系畢業,分配的目的地是益都師范學校??伤臋n案卻中途被濰坊地區教育局截留,將他轉分到壽光三中(今壽光一中前身,成立于1957年),那里是他從教生涯的第一站。

      原來,壽光三中的校長于炳光相中了他,跑到地區教育局硬把他挖走。劉沂生試講時,于炳光躲在門外窗下旁聽,教研組課后評論將要結束時,他一步跨進辦公室,托托那副深度近視鏡,慢吞吞地說:“嗯,教態自然,口齒清晰,教材熟練,臨場發揮不錯,還行?!币粋€剛畢業的大學生,能從經驗豐富的老校長口中得到“還行”的評價,已是相當不易。于是,學校破格讓劉沂生跨過旁聽見習關,直接分到初級部,與老教師桑高山一起,教授二年級兩個班的語文課。

      初出茅廬的老師講課常常缺乏吸引力,可劉沂生的語文課學生們都愿意上,特別是作文,他當堂寫范文,這一招讓同學們大開眼界,信心倍增。因此,同學們稱他是“年輕的老教師”。

      大災荒之后,國貧民乏,無力發展教育事業。于是,中央采取兩條腿走路的方針,開創發展教育的新局面。1964年暑假后,劉沂生接到調令,參與壽光工讀師范的籌建工作,成了工讀教育的拓荒者。壽光工讀師范的招生范圍是壽光、益都、昌樂與臨淄四縣,當年搞得十分紅火,被視為全國工讀教育的一桿紅旗,有關方面甚至試圖將全日制師范納入工讀教育的軌道。

      在壽光被批斗 “犟?!笔桩斊錄_

      1966年,“文化大革命”開始了,“犟?!眲⒁噬桩斊錄_,成為壽光縣被批斗的教師之一。起因是,他在講解語法時,以毛澤東給劉胡蘭的題詞“生的偉大,死的光榮”為例解釋“的、地、得”的用法,他說:“‘偉大’與‘光榮’都是補語,應該用‘得’字?!逅摹郧啊?、地、得’用法不分,全用‘的’字?!闭且驗檫@段內容,好事的紅衛兵小將把他揪出來打成“反動學術權威”,游校示眾,批斗懲罰。

      紅衛兵抄他家時,搜到了他的長篇敘事詩《桃李會》手稿。前四句是“天上星多星不明,地上路多路不平。條條大路通何所,通往地獄十八層”,本來是對兄妹二人解放前生活的概括描寫,可紅衛兵斷章取義,將他打成“現行反革命”,以“惡毒攻擊社會主義,惡毒攻擊共產黨”的罪名將他關進黑屋子里看押起來。

      1969年,山東省推行教師回原籍政策,劉沂生才得以回到益都縣彌河鎮,在益都九中(今彌河中學)開始了一段新生活。當年教師生活清貧,從壽光回益都時,他與妻子、兩個女兒,連人帶家當沒裝滿一輛馬車。

      雖然當時教育并不受重視,教師地位不高,但在益都九中,有十多名教學經驗豐富的老師,其中就包括劉沂生,因此1977年恢復高考后,益都九中的錄取率一直都在益都縣遙遙領先,益都縣第一個山東省理科狀元就出自這所農村中學。

      教師地位低下 找對象都成問題

      上世紀50年代,劉沂生正讀高中時,曾目睹了一個個老師被打成“右派分子”,有的身陷囹圄,有的被戴帽改造,多年抬不起頭來?!拔母铩笔曛?知識分子被打入黑幫范疇,教師是知識分子,比其他知識分子更臭,人民教師的地位一落千丈,教育被漠視。城里學校由工宣隊管理,農村學校由貪管隊統治。

      教師成了一群任人宰割的綿羊,被人鄙視的“臭老九”,全社會“尊師重教、尊重人才”的風尚遭到嚴重破壞。當年一名貪管隊領導咬牙切齒地、噴著唾沫星子訓斥劉沂生等人:“泥腿泥腳英雄漢,知識越多越混蛋!哼,老子不是管著你們嗎?”

      那個年代教師地位低,“連找對象都成問題?!迸⒆痈銓ο蠖际?選婿當選工農商,傻子才嫁孩子王。教師地位不高,學校自然低其他單位一等,學校硬件是“黑屋子,土凳子,破屋露天當鏡子”,學生們“十冬臘月苦難熬,學生凍成大粽子?!苯滩闹?語文學毛選,物理學農機,化學學農藥,植物學栽培。學校圖書館被封閉,所有書籍都被列入“毒草”,不準閱讀。娛樂活動貧乏,除了幾部樣板戲外,再沒有其他影視劇作。

      教師買肉被拒 出面打抱不平

      說起教師的地位,劉沂生還講了一件親身經歷的往事。1975年,生活物資極為貧乏,買東西都得憑票。每逢供肉點開門賣肉,雖然到手的肉票少得可憐,但肉還是供不應求,往往需要排隊。

      有一天,劉沂生去田家莊子食品站買肉,隊伍排了約30人,賣到一半時,賣肉的手提劈刀,向門外探出半個身子大聲喊道:“今天肉少,當老師的回去吧,沒你們的份!”

      劉沂生一聽這話,就火了:我們當教師的,還算人嗎?欺人太甚!于是,怒沖沖闖進柜臺,一把奪過賣肉人的劈刀,將賣肉人一推,向門外排隊的人大喊:“請老師們向前站,今天先賣給你們!”隊中的老師們信以為真,有不少人離開隊伍,向前面湊過來。

      那賣肉的很兇,人稱閻王孫,動不動就揮刀砍人。竟有人膽敢搶他的刀,這氣何時受過,他上前一把奪回劈刀,瞪起一雙牛眼,聲嘶欲裂地狂呼道:“臭老九,想造反,我劈了你!”劉沂生立在那兒動也不動,輕哼一聲,說:“小子,來吧!”

      那賣肉的還在叫嚷,劉沂生瞪他一眼,不客氣地說:“你的妹妹,你小姨家的小表弟,不都是我們的學生嗎?老師們忙,為什么不能照顧?”

      劉沂生說,雖然這只是一件小事,可反映出來的就是教師地位不如人,“教師地位低下得的確令教師們難以忍受了。教育是國家的基礎,教育不穩,國家的繁榮昌盛無從談起?!?/p>

    關心濰坊大事小情,就關注濰坊新聞網官方微信(微信號:wfnews001)!

         復制內容 責任編輯:   LINUX
     相關新聞  

    微信:濰坊新聞網 微信:濰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騰訊官方微博 微信:濰坊移動
    澳门真人娱乐